<output id="xudqo"></output><label id="xudqo"><video id="xudqo"></video></label>

    <output id="xudqo"><tr id="xudqo"><optgroup id="xudqo"></optgroup></tr></output><label id="xudqo"><p id="xudqo"><tbody id="xudqo"></tbody></p></label>
        <cite id="xudqo"></cite>
        • 對民間借貸服務費的審查與處理
        • 來源:人民法院報 作者:沈 燁
              【案情】
           
              原告甲與被告乙于2016年10月31日簽訂借款合同,約定乙向甲借款10萬元,借款期限為一年,合同中載明利息2.28萬元(按照月利率1.9%計算),還款方式為等額本息,每月還款額1.29萬元。服務費3.2萬元。同日,被告與案外人丙公司簽訂借款服務合同,約定:被告因有小額資金需求,委托丙公司作為借款服務平臺幫助尋找資金出借人,服務費3.2萬元。合同另對服務費的構成、計算方式等作了約定。后甲向乙轉賬10萬元,甲又代乙付給丙公司3.2萬元服務費。乙償還首月本息后,未再還款。借款期滿后,甲向法院起訴,要求乙歸還13.2萬元借款本金中剩余未還部分及利息、違約金等。
           
              審理中,甲自認是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對丙公司提供的借款服務內容不能作出明確、具體的說明。乙辯稱:借款本金并非13.2萬元,其僅收到10萬元借款本金。雙方在借款合同中雖然約定由甲直接交予丙公司服務費3.2萬元,但甲設定上述服務費目的在于規避民間借貸領域的法定利率限制,請求法院從借款本金中扣除3.2萬元服務費,認定本案實際發生的借款本金為10萬元。
           
              【分歧】
           
              3.2萬元服務費是否應當認定為借款本金?對此,存在三種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本案基礎法律關系為民間借貸糾紛,乙與丙公司之間的借款服務關系屬另一法律關系,不應在本案中一并作出評判。原、被告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符合法律規定。雙方約定甲按照乙的指示將3.2萬元服務費直接支付予丙公司,服務費應當一并計入借款本金,乙需按約向甲歸還剩余借款本金、利息及違約金。甲雖為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法人具有獨立地位,若乙認為應退還或調整服務費,可另案進行主張。
           
              第二種觀點認為,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屬實踐性合同,自貸款人提供借款時生效。從現有證據看,乙僅收到甲出借的10萬元借款本金,3.2萬元借款服務費并未直接交付給乙,故不應一并計入借款本金。若服務費收取存在爭議,甲可另案進行主張。
           
              第三種觀點認為,對于借款服務費的處理不能一概而論,應當根據個案案情作出具體分析。本案中甲自認是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未能對丙公司提供的借款服務內容作出明確說明。甲以名下公司的名義收取服務費,目的在于憑借出借人的優勢地位,規避法律規定,收取超過法定標準的利息,應認定甲與丙公司之間存在人格混同,否定丙公司的法人人格,丙公司收取服務費視同為甲本人收取服務費,在同一民間借貸法律關系中,出借人與借款服務方的身份不能發生競合,故3.2萬元服務費不應計入借款本金,甲實際出借的本金為10萬元。
           
              【評析】
           
              筆者贊同第三種觀點,理由如下:
           
              首先,應根據個案案情對服務費的性質作出認定。如果以基礎法律關系存在差異為由,在處理民間借貸糾紛時回避對服務費問題的審查,不僅會在一定程度上助長違法的變相加息行為,且判決結果有違客觀真實。此種情況下,所謂的服務費本質上屬于高額利息,理應在民間借貸案件中一并進行認定、處理。同樣需要注意的是,當下民間借貸日趨勃興,借款服務行業作為新興的經濟業態,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拓寬民間融資渠道、促進市場交易,如果審查過于嚴苛,徑行否定服務費的合法性,既壓制了行業發展空間,又有違交易自由、意思自治的民法基本原則。因此,審理民間借貸案件時,對于由案外第三方收取的服務費,既不能視而不見,又不能一扣了之,需根據個案案情進行初步審查,進而作出相應處理,尤其在未將服務費認定為借款本金的情況下,判決書中應當予以充分、準確的說理。
           
              此外,應對第三方提供的借款服務內容作實質性審查。為防止出現規避法定利率限制的情況,第三方收取服務費應具備基礎事實及正當理由。審查的基本要點包括:一是服務費的資金走向及收取方式。如資金走向是否呈現循環、交錯路徑,如果資金最終又轉回至出借人名下,服務費則不應計入借款本金;又如服務費是否由出借人直接交予第三方等。二是出借人與借款服務方的關系。本案中出借人系借款服務方的法定代表人,身份的競合往往可能導致法律地位的競合,出借人不可能同時為借款服務方,以丙公司作為借款服務方阻斷上述聯系,明顯具有規避法律的嫌疑,對該行為依法予以否定性評價。三是借款服務的具體內容。如第三方參與借貸的時間、過程、作用,是否確為借貸雙方提供了信息、技術、咨詢、管理等相關服務。鑒于現實生活中,借款人往往處于相對弱勢、被動的地位,在合理分配舉證責任的同時,需適度強化法官的審查職責及原告的示證義務,由出借人對上述問題作出明確說明、解釋。若其拒絕或怠于示證,則由其承擔不利法律后果。本案中原告作為借款服務方的法定代表人,對于借款服務內容未能作出明確、合理說明,亦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收取該筆服務費不具備正當性。
           
              自由與秩序之間的張力及平衡是市場經濟的永恒主題,個案裁判既要尊重、維護新興經濟業態,在遵循法律的前提下,為其留有適當的發展空間;又要有效防范出借人巧立名目,規避利率限制的行為。
           
              (作者單位: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
          相關內容
        欧美最猛性XXXXX黑人巨,w'w'w444黄,激情欧美亚洲天堂,性a小视频,国产黄裸体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