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xudqo"></output><label id="xudqo"><video id="xudqo"></video></label>

    <output id="xudqo"><tr id="xudqo"><optgroup id="xudqo"></optgroup></tr></output><label id="xudqo"><p id="xudqo"><tbody id="xudqo"></tbody></p></label>
        <cite id="xudqo"></cite>
        • 合同的解除與繼續履行(十二)
        • 來源:人民法院報 特約法治評論員:師安寧
              (文接上期)
           
              3.對案外自行和解協議的異議問題。在執行過程中,被執行人根據當事人自行達成但未提交人民法院的和解協議,或者一方當事人提交人民法院但其他當事人不予認可的和解協議,被執行人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提出異議的,執行法院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1)和解協議履行完畢的,裁定終結原生效法律文書的執行;(2)和解協議約定的履行期限尚未屆至或者履行條件尚未成就的,裁定中止執行,但符合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條規定情形的除外;(3)被執行人一方正在按照和解協議約定履行義務的,裁定中止執行;(4)被執行人不履行和解協議的,裁定駁回異議;(5)和解協議不成立、未生效或者無效的,裁定駁回異議。
           
              應當注意,由被執行人提出且屬于上述第(4)、(5)項異議審查結論即“駁回異議”的,則申請執行人可以申請恢復執行。此時,被執行人已經喪失了根據案外自行和解協議所產生的執行阻卻效力。
           
              4.對無執行內容的“繼續履行”類判決被法院錯誤受理執行后,當事人在該錯誤執行程序中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的效力認定問題。
           
              一是該執行和解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被執行人對申請執行人的法律地位和對執行法院錯誤的執行主管權放棄抗辯的,則該執行和解協議產生約束力。
           
              二是由法院依職權直接裁定駁回執行申請的,則該執行和解協議僅產生一般民事協議的效力,和解協議遇有履行障礙后其不具有恢復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的功能。
           
              三是按照最高法院關于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六十六條的授權,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達成和解協議后請求中止執行或者撤回執行申請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中止執行或者終結執行。
           
              十一、對合同解除與繼續履行糾紛案中,是否應當對當事人的解除主張或繼續履行主張適用“禁反言”原則
           
              應當注意,在以“招拍掛”制度體系為基礎成立的合同實施解除時具有特殊性,即不能以交易價格的合法性或合理性之異議為據而行使合同解除權。因此類交易對價是事先由“招拍掛”主體單方制定并公告的,不允許承諾方或競得方事后予以否定。否則,即意味著成交方在認諾交易底價或競價后,獲得了通過解除合同或請求確認合同價款無效的方式來直接或間接否定原“招拍掛”交易機制的權利,實則等同于直接架空了我國的“招拍掛”法律制度。
           
              還應注意,當事人對解除合同的請求權基礎如果是以“解除通知”為據,則其訴訟請求應當是請求確認解除通知的效力;相反,如果行使解除權的一方在發出解除通知后,又以訴訟的方式請求“司法解除”的,則等同于對其此前解除通知效力進行否決式的“自認”。因此,在通知解除的基礎上重復主張司法解除的,意味著原解除通知喪失了法律約束力。
           
              此外,有的當事人在提起司法解除之訴后,又于訴訟進程中向相對方發出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的書面函件,此舉等同于直接否定了其司法解除請求,也意味著相對方關于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的反訴請求能夠直接成立。
           
              顯然,如果最初主張合同解除的一方,對于訴請解除合同或是繼續履行合同的意思表示直接抵觸的,則其在后的履行主張將直接否定在先解除法律行為之效力。此時,正確的處置規則應當是,確認該方當事人的合同解除權已經“一次性用盡”,應當在駁回其解除訴請的基礎上判令合同繼續履行。此舉亦系以“禁反言”規則對合同解除方的一種合理規制。 (全文完)
        欧美最猛性XXXXX黑人巨,w'w'w444黄,激情欧美亚洲天堂,性a小视频,国产黄裸体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