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xudqo"></output><label id="xudqo"><video id="xudqo"></video></label>

    <output id="xudqo"><tr id="xudqo"><optgroup id="xudqo"></optgroup></tr></output><label id="xudqo"><p id="xudqo"><tbody id="xudqo"></tbody></p></label>
        <cite id="xudqo"></cite>
        • 最高法院:掛靠方偽造公章對外簽訂合同,被掛靠方是否應承擔責任?
        • 來源:法客帝國 作者:唐青林 李舒 李元元  發布時間:2019-4-8

          最高人民法院判例:掛靠方偽造被掛靠方公章對外簽訂合同,構成表見代理的,被掛靠方應承擔責任。

           

          裁判要旨

           

          掛靠方偽造被掛靠方印章對外簽訂的合同,相對人有理由基于對掛靠關系的信賴相信印章的真實性,掛靠方的行為可因此構成表見代理,其簽訂的合同對被掛靠方具有約束力。

           

          案情簡介

           

          一、湛江一建承接了內蒙古鋒威硅業有限公司阿盟烏斯太福利區公寓樓工程之后,成立了湛江一建內蒙古分公司烏斯太項目部。梁化同系該項目部施工人員,是烏斯太福利區1#、2#社公寓樓工程的施工負責人,并取得其負責項目的相應授權。

           

          二、梁化同又以湛江一建的名義承建600MW太陽能電池生產線工程,并以湛江一建的名義與白增江簽訂《租賃合同》,加蓋了湛江一建公司的印章和600MW項目部的印章。后證實該合同用印為梁化同私刻。

           

          三、2012年因合同履行過程中發生糾紛,白增江將湛江一建訴至獻縣法院,獻縣法院作出判決,認定白增江與湛江一建之間的租賃合同合法有效,解除雙方的租賃合同關系,湛江一建向白增江支付租金和違約金。湛江一建不服提起上訴。滄州中院判決維持一審原判。二審判決生效后,湛江一建向河北高院提起再審,河北高院駁回了湛江一建的再審申請。

           

          四、2013427日,白增江再次訴至滄州中院,請求判令湛江一建:賠償租金損失、退還租賃物或支付價款、負擔租賃物損壞賠償費及租賃物維修費,并支付違約金。湛江一建在一審時申請對本案合同上加蓋的湛江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公章的真偽進行鑒定,但未能在規定的期限內提供可以作為鑒定比對樣本的檢材。

           

          五、滄州中院一審判決基本支持了白增江的部分訴訟請求,湛江一建不服,上訴至河北高院。河北高院改判湛江一建賠償白增江租賃物維修、缺損費。

           

          六、湛江一建仍不服,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最高法院仍裁定駁回了其再審申請。

           

          裁判要點

           

          本案中,由于梁化同與湛江一建之間存在掛靠關系,其對外使用偽造的湛江一建的印章簽訂合同時,足以使交易相對人產生相信該印章為真實的合理信賴。故最高法院最終認定:梁化同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其行為后果應由湛江一建承擔。湛江一建主張合同系梁化同私刻,非其真實意思表示,因而無效,沒有獲最高法院支持。湛江一建因此敗訴。

           

          實務經驗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1、掛靠在建設工程、交通運輸等多個領域普遍存在。允許他人掛靠,絕非一個簡單的收點管理費的小買賣,而是一個可能隱藏著巨大經營風險的炸藥包。根據最高法院的裁判觀點,由于掛靠關系的存在,可以使交易相對人對掛靠方產生其有權代表被掛靠方簽訂合同的合理信賴。即掛靠方的行為對被掛靠方可構成表見代理,掛靠方對外簽訂的合同可直接約束被掛靠方,被掛靠方不得以掛靠方未經授權為由拒不承擔相關責任。因此,切勿輕易允許他人掛靠。

           

          2、并非掛靠方所有的使用偽造印章簽訂的合同對被掛靠方都具有約束力,需滿足以下條件:(1)交易相對人為善意,即不知曉掛靠人并無相關授權;(2)該合同本身并不存在效力瑕疵,即合同本身不存在無效、可撤銷或效力待定的事由。

           

          3、同意他人掛靠時,切忌將對外簽訂合同、做出承諾、代為結算等權利授權給掛靠方。確需授權的,只能對掛靠方作某一事務的特別授權,絕不能作涵蓋多項事務甚至所有事務的概括授權。

           

          4、嚴禁掛靠方以被掛靠方的名義對外從事商務談判、承接業務或簽訂合同,并在掛靠協議中就上述事項約定相應的違約金條款或解除條款。

           

          相關法律規定

           

          《合同法》

          第三十二條  當事人采用合同書形式訂立合同的,自雙方當事人簽字或者蓋章時合同成立。

          第四十九條  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

           

          《民法通則》

          第六十六條  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的行為,只有經過被代理人的追認,被代理人才承擔民事責任。未經追認的行為,由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義實施民事行為而不作否認表示的,視為同意。

          代理人不履行職責而給被代理人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代理人和第三人串通,損害被代理人的利益的,由代理人和第三人負連帶責任。

           

          《民法總則》

          第一百七十二條  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然實施代理行為,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代理行為有效。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根據查明的事實,梁化同與湛江一建自2009年至2012年存在掛靠關系,期間梁化同曾以湛江一建名義承接了烏斯太工程,湛江一建為此向梁化同出具了授權委托書。此外,梁化同還以湛江一建的名義承建了600mw工程。湛江一建主張梁化同承接600mw工程并未經其授權,屬梁化同擅自以其名義所為。但在2012年梁化同退出600mw工程時,湛江一建卻將該項目授權給了他人接管。由此證明,即使梁化同以湛江一建名義承建600mw工程屬于無權代理,湛江一建事后亦予以追認并對該項目實際行使了管理權,故梁化同與湛江一建對于600mw工程仍構成掛靠關系。案涉《租賃合同》是20101116日梁化同為600mw工程施工而以湛江一建名義與獻縣鑫興建材租賃站的白增江所簽訂,合同內容并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湛江一建主張《租賃合同》上湛江一建及600mw項目部的印章均系梁化同私刻,不代表其真實意思表示,合同應無效。但因梁化同與湛江一建之間存在掛靠關系,足以使白增江有理由相信印章的真實性以及梁化同得到了湛江一建的授權,故梁化同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其行為后果應由湛江一建承擔。湛江一建主張租賃合同無效、其不應承擔相應法律后果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梁化同的詢問筆錄不屬于新證據,亦不足以推翻原審判決。梁化同私刻印章涉嫌犯罪與本案租賃合同糾紛不屬于同一法律關系,本案審理也不以刑事案件的結果為依據,因而本案無需中止審理或駁回起訴。

           

          案件來源

          湛江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與白增江租賃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3402]

           

          延伸閱讀

          以下兩個案例都指向一個基本的結論:掛靠方使用公司的非備案公章對外簽訂的合同,被掛靠方都要兜著。

           

          案例一:張家口市景泰商貿有限公司與河南興隆建筑工程公司一案審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426]最高法院認為:原審判決已經查明,上述合同簽訂后,景泰公司已經依約將案涉鋼坯實際交付至上述工地并由張希林聘用的人員簽收,但興隆公司北京工程處僅支付了部分貨款,依法應當承擔繼續支付貨款并承擔賠償損失的違約責任。原審判決關于張希林與興隆公司簽訂并履行三份合同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并應由興隆公司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的認定正確,本院予以確認。本案中興隆公司雖然提供了案涉合同的印章與其持有的印章不符的鑒定意見,但因其提交的作為比對檢材的印章亦非備案印章,考慮到張希林與興隆公司北京工程處存在著掛靠的約定,故原審判決以現實中企業存在兩枚以上印章的情況客觀存在這一經驗法則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基礎,并無不當。

           

          案例二:郭家學與江蘇國祥建設工程總公司、趙拼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蘇民終字第00347]該院認為:國祥機械化分公司在一審庭審中認可曾經將該公司印章交給趙拼使用,上述證據事實與本案中出現的工程施工合同相印證,足以認定趙拼與國祥總公司存在掛靠關系。國祥總公司雖提供了灌云縣公安局2015423日有關對趙拼涉嫌偽造印章的立案通知書復印件,且趙拼予以認可,但趙拼仍參加了本案201579日的二審公開開庭,故國祥總公司有關趙拼偽蓋其印章、冒用其名義承接工程的上訴理由不足采信。國祥總公司作為被掛靠單位,應當對趙拼欠付的合肥段工程款承擔連帶償還責任。

        欧美最猛性XXXXX黑人巨,w'w'w444黄,激情欧美亚洲天堂,性a小视频,国产黄裸体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