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xudqo"></output><label id="xudqo"><video id="xudqo"></video></label>

    <output id="xudqo"><tr id="xudqo"><optgroup id="xudqo"></optgroup></tr></output><label id="xudqo"><p id="xudqo"><tbody id="xudqo"></tbody></p></label>
        <cite id="xudqo"></cite>
        • 關于夫妻之間借貸關系的舉證責任分配
        • 來源:中國法院網  發布時間:2019-6-21

          【案情】

           

          原、被告系夫妻關系,婚后感情一度尚可,2016411日,被告冒某向原告劉某出具借條一張,借條載明:茲有冒某某、劉某某因婚姻關系結束對雙方共同生活期間,冒某某所用資金捌拾萬元整用于投資生意,其本金由冒某某全數承擔,如有盈利,劉某某享受50%。特此立據承諾:本金捌拾萬元正,由冒某某于2016.12.30前還給劉某某,逾期按照12%利息給付,盈利部分同時結清,逾期房產抵押。”20195月,劉某訴至法院要求與被告離婚并向冒某主張償還借款80萬元及利息。被告冒某辯稱,借款不是事實,該80萬元是在婚姻存續期間雙方有共同的投資。

           

          【審理】

           

          審理中原告除提供被告出具的借條外,還向法院提供了銀行流水,但流水中大部分為取款記錄,而原、被告之間的直接轉賬款項合計僅為45300元,與借條所載的金額相差較大。此外,原告并未提供其他證據。后法院經審理認為:首先從借貸關系來看,原、被告之間并不存在借款合意,原告僅提供被告出具的借條,雖然名為借條,但從內容上看實際是原、被告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關于投資生意盈利及風險負擔的約定;從借款是否交付上看,原告所舉的銀行流水無法與家庭日常開支進行區分,不能證明雙方之間80萬元已交付。其次,根據婚姻法第十九條的規定,夫妻可以約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以及婚前財產歸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約定應當采取書面形式。本案中,訟爭借款發生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但原、被告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并未約定財產歸各自所有,且原告提供的銀行流水并不能證明原、被告之間的款項來源系原告個人財產,而非夫妻共同財產。再者,根據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六條的規定,夫妻之間訂立借款協議,以夫妻共同財產出借給一方從事個人經營活動或用于其他個人事務的,應視為雙方約定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離婚時可按照借款協議的約定處理。本案中,原告未舉證證明案涉借款出借給被告用于從事被告個人經營活動或者用于其他個人事務,故法院駁回原告要求被告返還借款的訴訟請求。

           

          【評析】

           

          我國民訴法中舉證責任的分配具有兩個特征,一是具有法定性即舉證責任是由實體法律預先分配而非由法官指定分配,二是具有雙重性,這種雙重性體現在兩方面,即客觀舉證責任和主觀舉證責任,所謂客觀舉證責任就是適用客觀法律的過程,而主觀舉證責任就是法官通過雙方當事人的主張與抗辯進行自由心證的過程。

           

          具體到夫妻之間借貸關系的認定,關于該糾紛的舉證責任分配也應當圍繞客觀舉證責任和主觀舉證責任兩個方面。

           

          首先在客觀舉證責任上,我們要甄別處理夫妻借貸關系糾紛應當適用的實體法律規范,關于借貸關系的法律規定,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條已對借貸關系進行了定義,即借貸關系的一般構成要件為借貸的合意以及款項的交付。而關于夫妻之間的借貸關系的認定,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六條作出了如下規定:夫妻之間訂立借款協議,以夫妻共同財產出借給一方從事個人經營活動或用于個人事務的,應視為雙方約定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離婚時可按照借款協議的約定處理。因此,筆者認為結合上述規定,訴訟主張一方的客觀舉證責任應圍繞以下幾個構成要件:

           

          一是借款合意,借款合意大多體現為有無借款協議,本案中,原告提供了被告本人出具的借條來證明雙方之間存在借款合意。二是款項交付,原告作為借款人應當提供證據證明其向被告交付了借條上載明的相應款項。本案中,原告所提供的銀行流水中,其與被告之間的直接轉賬合計僅為4萬余元,而其他大多為取款記錄和刷卡記錄,銀行流水無法區分個人支出與家庭支出,原告無法直接證明其向被告在共同生活期間交付了上述款項。三是借款的來源,該構成要件涉及到借款實際金額的認定,若為夫妻共同財產,則在款項交付上借貸人的財產又有借款人的財產,實際上借貸人僅交付了屬于自己份額的一半財產。若為個人財產,則交付了全部財產。四是借款的用途,在一般借貸關系的認定上對于借款用途并不作為重點考量,但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六條規定了借給一方從事個人經營活動或用于個人事務,而要將夫妻之間的借貸關系區別于一般借貸關系的構成要件就是體現在借款用途上,原告必須提供證據證明借款用于被告的個人投資,本案中,原告提供的被告本人出具的借條上載明用于投資,但從借條內容上看原、被告分享投資收益,由此可見借條上所寫的投資并非屬于被告個人投資,而是原、被告共同的投資,且原告也未提供證據證明屬于被告個人投資,故法院難以做出屬于被告個人投資的認定。五是對夫妻財產進行約定,夫妻財產制度分為夫妻共同財產制和夫妻約定財產制,審理實踐中夫妻一方主張借貸關系的是否需要舉證證明存在夫妻財產的約定存在不同看法,有人認為,夫妻之間簽訂的借款協議是建立在一個夫妻財產默認約定的基礎上,該約定就是夫妻雙方將夫妻財產約定為一方的個人獨立財產,在此默認約定基礎上,雙方達成了一個合意,即由對財產享有獨立處分權的一方將其借款給另一方的意思表示,所借的款項為夫妻共同財產,借款人對夫妻共同財產有獨立的處分權,否則雙方并不會簽訂借款協議。筆者認為,婚姻法上雖然規定了對于夫妻約定財產制既可以采取書面方式,也可以是口頭約定,但口頭約定必須是雙方之間沒有爭議,若雙方存在爭議,則應以書面方式進行約定。只有書面的財產約定才能準確甄別出個人支出與家庭支出,因為在實踐中在認定個人財產和夫妻財產時易容易混同,如若像上述觀點那樣以借款協議反推夫妻雙方有財產方面的默認約定,則是將夫妻財產約定含糊化。

           

          其次在主觀舉證責任上,依照上述構成要件,當事人若主張夫妻之間成立借貸關系,則應從借款的合意、款項的來源、借款的用途以及是否存在夫妻財產約定等方面進行積極舉證,當事人在舉證與抗辯的過程中才能使法官逐步形成心證,而不是僅提供借款協議,當待證事實呈現真偽不明狀態時,訴訟主張一方必然會承擔敗訴的不利后果。

        欧美最猛性XXXXX黑人巨,w'w'w444黄,激情欧美亚洲天堂,性a小视频,国产黄裸体网站